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催眠魔精灵
催眠魔精灵

云龙在图书馆里,这个图书馆他早就呆了好久,可是他在这里并不是看书,而是看那个美丽的图书管理员--洛儿。
洛儿是一个中法混血儿,她的爷爷是一位法国人,可能是隔代遗传的关系,洛儿遗传了特別明亮的褐色双瞳和玲珑的身段和169公分的身高。
穿着水手服制服的洛儿又清纯又美丽,对她来说过短的裙子总是露出均匀漂亮的腿。
因为是下课,洛儿现在忙得很,她不停的把质料整理,汗滴在她的额头冒出。
云龙好喜欢看她,他也很想拥有她,拥有这种校花型女朋友是种荣幸,该死的是,洛儿已经有个相爱的男朋友--可文!
可文是校内的风云人物,很优秀的人,可惜的是他的风流传言可是一箩箩的。
可文现在正在洛儿身边帮她整理质料。
「可恶!」云龙握着拳头,他真的很讨厌可文!
云龙不想看到可文,独自走到图书馆的盡头,那里收着很多关于歷史的书,云龙可沒心情读书,他独自在生闷气。
「该死的可文!有一天我一定把洛儿抢过来!咦?」云龙边骂,別见到书橱的盡头有个不明显门。
「奇怪?」云龙走到门钱。
门很容易就打开了,可是,看得出很久沒人开过了,迎面而来的风带着令人窒息的尘味,和淡淡的霉臭味。
那是个很小的地方,大概是两个电梯的空间,摆了个桌子和椅子,都扑上满满的尘,吸引云龙的是桌上的一本紫色书,那是一本经过翻译的书。
「《催眠》?」云龙被吸引了。
「催眠是一种可以控制人类思想的东西,它可以控制人的思想,却不能强逼一个人去做一件他不想做的事,只能从另一方面引领他,慢慢控制他┅┅」
控制思想?有趣!
云龙拉开椅子,不在意椅子和桌子上的尘,坐下了,慢慢翻阅手上的书┅┅
云龙揉揉眼睛,他并沒有把书带回来,因为他知道那是本禁书,洛儿不会让他借出来的!
云龙已经读了将近半本,还真想试试!
就在这个时候,云龙听见隔壁的女房客祖玲的声音。
云龙住在一间学生屋里,学生们搬搬离离的,现在就只剩下他,祖玲和一个很少回来的包租婆。
祖玲比云龙大两岁,是个大学生,她的外表中上,也算是个美人,可是云龙一直都注意洛儿,所以都沒什么注意隔壁的大姐姐。
云龙听见祖玲在说着功课上的问题,他知道祖玲是一个单纯的女人,他曾经经过她房门前,房内全是很简单的摆设,最多的也是书。
她是一个不错的试验品!
「祖玲姊?」云龙敲敲祖玲的房门。
「咦?你好。你是隔壁的┅┅」祖玲开门,却明显忘了云龙的名字。
「我是云龙。」云龙微微皱起眉头。
「哦┅┅对哦┅┅有什么事吗?」祖玲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样。
「我想问些功课上的问题。」这是最好的借口!
「哦?」祖玲有些惊讶,这个男孩看起来怪怪的。
「就是┅┅人类的眼睛会有催眠作用吗?」云龙看着她的眼睛。
「这┅┅我并沒有研究┅┅」奇怪?这男孩的眼睛怎么看起来好舒服?
「那如果┅┅有人用眼睛温柔的看着你,并温柔的叫唤你,哪他就会令你有种舒服的感觉,就像你现在正慢慢的被催眠,是吗?」云龙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着。
「好像是┅┅真的┅┅舒服┅┅」祖玲已经开始失去z智。
看着祖玲呆滞的眼神,他知道,他成功了!
「祖玲,你现在很舒服是吗?」他直接叫她的名字。
「嗯┅┅」祖玲的身体摇摇欲坠。
「你现在很累,刚刚从学校回来,你是很累的,对吗?」云龙开始控制她的思想,他要她贊同他,然后相信他,服从他!
「对啊┅┅好累┅┅」祖玲觉得身体好累。
「祖玲,你可以躺在床上休息啊,你会很舒服的,你相信我,对吗?」
「对啊┅┅」她相信他,因为,躺在床上真的能休息。
「祖玲,你现在闭上眼睛,却仍然听到我说话,知道吗?」云龙走到她身边。
「知道┅┅」祖玲放心的关上眼睛。
「祖玲,相信这把声音,它是你的救星和老师,它会教你很多东西和帮你,知道吗?」云龙看见了祖玲的胸部,就算躺下,她的胸前都有两个很明显的起伏,她身材不错哦!
「我┅┅」祖玲起了抗拒。
「祖玲,我很明白你,我知道你很累,我能帮你的,相信我,好吗?」云龙差点乱了阵脚。
「好┅┅」的确,功课压得她好累。
「祖玲,现在,你幻想,你走出房门,向左转,那里有一个房门,打开它。」云龙要她成为他的奴隶。
祖玲在想像,想像她在打开云龙的房门。
「那是你的主人的房间,你相信他,服从他,你看见了一个男孩,那是你朝思暮想的男孩,那是你的主人,知道吗?」
「主人?」祖玲觉得奇怪。
「对,他能帮你忘了烦恼,忘了疲倦,他是你的主人啊!」云龙盡量说出让她相信的话。
「主人┅┅」她换了种服从的口气。
「对,现在你睁开眼睛,你将看见你的主人,你将听命于他,知道吗?」云龙腑下身看她。
「主人┅┅」祖玲睁开眼睛,看见了云龙,她的主人。
「嗯,祖玲,你很相信我,对吗?」云龙抚摸她的额头。
「相信┅┅你┅┅」祖玲已经完全相信他。
「祖玲,你可以在我面前完全释放,甚至裸露,你不用在我面前拘谨,那你会很快乐,很轻松的,知道吗?」云龙迫不及待了。
「知道┅┅」祖玲已经不能反抗了。
「你在家里将是一个很快乐的女人,你不会介意在我的面前裸露,甚至喜欢在家里裸露,可是出了这个家门,你还是你,你只会在我面前完全释放,知道吗?」云龙开始解开她胸前的钮扣。
「嗯┅┅知道┅┅」她并沒有阻止云龙的动作。
云龙把祖玲的衬衫解开,露出一对包裹在蓝色胸罩下漂亮的乳房,云龙不自觉屏住唿吸,细细观看眼前的美景。
「祖玲,你很美┅┅」云龙由衷的说。
祖玲脸上露出被赞美的快乐。
「你不介意主人抚摸你漂亮的身体,那是你的荣幸啊!你将很高兴为主人裸露,被主人抚摸,知道吗?」云龙解开祖玲的前扣式内衣。
「嗯┅┅」祖玲有点享受秘密的皮肤接触到空气。
云龙看见了粉红色的乳头,那是还沒被人开拓过的地方,他轻轻抚摸她的乳晕,再轻轻搓揉乳头,再整颗乳房搓揉,软绵绵的感觉令云龙开始有了感觉。
「祖玲,你会自慰吗?」云龙想看看。
「自慰┅┅会┅┅」祖玲说不清楚。
想不到看似保守的祖玲竟然会自慰,云龙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了。
「那,祖玲,你喜欢自慰吗?喜欢那种全身舒畅的快感吗?」云龙开始引导她。
「喜欢┅┅」
「好的,祖玲,你被允许了,你不用怕被任何人听见,自慰是快乐的,每当你听见快乐安慰时,你就可以盡情的自慰,你是快乐的,对吗?」云龙脱掉祖玲的裤子。
「嗯┅┅」祖玲的脸上是被允许的快乐。
「好的,祖玲,那你现在可以快乐的自慰了。」云龙坐在一旁。
祖玲开始搓揉自己的胸部,两支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,摩擦着,然后一只手滑到了山丘前,温柔的抚摸, 然后搓揉内部。
「嗯┅┅嗯┅┅」传来的是一阵阵的浪叫。
直到祖玲得到了高潮,云龙再步到她身边。
「祖玲,你是个很棒的女人,你将记住我的指令,听命于我,当我在你耳边拍手,你就可以带着我的指令醒过来了。」
「啪!」一声,祖玲睁开了她的眼睛。
「主人┅┅」祖玲已经清醒了,可是┅┅
「好┅┅」云龙走出房间,祖玲看着他的背影,却仍然沒把衣服穿上。
成功了!
云龙快喊出来了!
下一个目标,将会是他的女神--洛儿!!!
「洛儿。」云龙轻唤在忙的洛儿。
「学长?有事吗?」洛儿眨了眨大眼睛,脸上露出礼貌似的笑容。
云龙看得入迷,洛儿真是人间尤物!
「明天下午你有空吗?」云龙要把洛儿约出来,以方便进行他的计划。
「沒有!」那是云龙最讨厌的声音!可文!
「可文,你来了?」洛儿脸上的笑容染上了丝丝的幸福。
「洛儿今天、明天、后天、天天都约了我。」可文不屑的拒绝云龙。
该死!云龙做状识相的走开。
云龙走到那间密室去,读完剩下的半本。
「遥远催眠是一种就算不在被催眠者身边也能把被催眠者催眠的方法,能从被催眠者喜欢看的书,电影,CD等,输入催眠指令┅┅」
遥远催眠?
这是个好方法!
云龙记下了方法,他知道洛儿有听随身听的习惯,他可以从CD方面下手!
云龙趁洛儿不注意的时候,在洛儿的桌上偷走了洛儿最爱听的CD。
洛儿,这是你最喜欢的CD,你每天都要听┅┅
洛儿,你不要被可文梆得那么紧┅┅
洛儿,你要尝试和云龙学长约会┅┅
洛儿,你要和云龙学长约会┅┅
洛儿,你会答应云龙学长的约会┅┅
云龙录制自己的声音,根据记下的方法把指令输入CD内。
洛儿,你是我的!
他得意的大笑,走出房门,他看见祖玲正裸着身子看电视,他不大明白为什么他对她沒性趣,不过,他肯定的是他对洛儿有兴趣!
他走到祖玲身后,府下身抚摸祖玲的胸部。
「嗯┅┅」祖玲舒服的呻吟,表情淫荡。
「祖玲,快乐安慰吧!」云龙想看看。
「嗯┅┅」祖玲一手捏着乳头,一手捏着阴蒂。
小穴缓缓流出蜜液,祖玲大胆的把手指伸入小穴抽动。
「啊┅┅」祖玲不一会儿就达到高潮。
「好。」云龙抚摸祖玲漂亮的脸蛋。
「谢谢主人┅┅」像是得到了赏赐,祖玲由衷的感谢他。
洛儿已经听了重新找到的CD,每一天重复听着┅┅
三天来,云龙发现可文已经减少出现在洛儿身边的次数,成功了?
他并沒有想过那么容易就得手了!
他尝试走到洛儿身边。
「洛儿,我是云龙。」云龙生涩的问她,毕竟他并不是时常向女生介绍自己。
「云龙?你是云龙?」洛儿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。
洛儿听了重新找到的CD后,整天都想着云龙这个人,她并沒想到真有其人。
「对啊,你下课后有空吗?」云龙盡量摆出镇定的模样。
洛儿点点头,她并不知道,她已经向陷阱一步一步的靠近。
「天台见,OK?」天台是个僻静的地方。
「OK。」洛儿爽朗的答应了┅┅
「洛儿。」他已经开始了,但是,他并不想直接把她变成性奴隶,他想看看她沦陷的样子!
「云龙学长。」她不疑有他。
「洛儿,看着我,你很喜欢可文对吗?」云龙把语调放柔。
「对啊,可是他梆得我好紧┅┅」洛儿不自觉对着云龙说出了她的感觉。
「而且他的绯闻也让你很困扰,对吗?」贊同我吧,贊同我吧,云龙在心里吶喊。
「嗯,对啊┅┅」洛儿的眼睛开始恍惚。
「爱他爱了那么久,你也累了不是吗?」他知道洛儿已经到手了。
「嗯┅┅累┅┅了┅┅」她突然觉得好累。
「你想要被疼爱,被呵护,被当成唯一,对吗?」这是一定的。
「对┅┅」洛儿突然觉得眼前的云龙变得很友善,很厉害。
「洛儿,我是那么的瞭解你,你要明白,我是不会害你的,你要相信我,好吗?」云龙切入主题。
「我┅┅」洛儿很想抗拒。
「洛儿,我会很疼爱你,呵护你,保护你的,因为你是我的唯一,我爱你啊,相信我好吗?」云龙说出了实话。
「这┅┅」洛儿不再抗拒,可是她陷入了矛盾。
「喜欢可文那么久,你累了,现在可文不在,你是有权力选择和相信爱你的人的,难道你想一辈子死守着可文这种花花公子吗?」云龙使出了激将法。
「不┅┅我┅┅不要┅┅」一想到可文的绯闻,洛儿屈服了。
「那就是了,相信我,你会很快乐的,你既然累了,就进入深深的睡眠吧,在深深的睡眠中你仍然听见我的声音,放心,你是安全的,深深的进入睡眠吧。」云龙扶住摇摇欲坠的洛儿,让她躺在他的怀里。
洛儿接受了云龙的建议。
「洛儿,我是能保护你的人,你必须要完全相信我,知道吗?」他细细看着洛儿的脸蛋,她是那么的完美的女孩!
「嗯┅┅」洛儿轻哼了一声。
「洛儿,告诉我,我是你相信的人,我是你的主人,你会完全服从我,因为我不会害你,我会好好爱你,所以,你是很愿意让我成为你的主人的,告诉我。」云龙已经拟出计划。
「你是┅┅我的┅┅主人┅┅」洛儿已经完全屈服。
「很好,同样的,你就成了我的奴隶,你必须对我完全服从,知道吗?」
「知道┅┅完全服从┅┅」洛儿已经变成了沒有思想的娃娃。
「洛儿,告诉我,你有过性关系吗?」他要把她好好调教。
「有┅┅」洛儿沒有保留。
「和谁发生的?告诉我你的感觉。」其实他并不在意。
「可文┅┅第一次┅┅很痛┅┅然后就┅┅不想了┅┅」洛儿微微邹着眉头。
「那,你喜欢性吗?」可恶的可文!
「不┅┅不喜欢┅┅」洛儿忘不了破处之痛。
「洛儿,相信我,性是很快乐的,你要记住那个痛,它令你更明白性的乐趣,你将会很渴望性爱,不过,你会很聪明的掩饰它,你不会和可文再发生性关系,你要为主人保留身体,可是你却很渴望性,懂吗?」
「嗯┅┅」洛儿的眉头松开了。
「你将很服从你的主人,主人的命令其实都是你的意愿,全是你自己的想法,知道吗?」云龙要她变成另一个洛儿。
「知道┅┅」洛儿完全牢牢的记住。
「你将会变得很渴望性爱,每当夜晚十点钟,你都会觉得很寂寞,很空虚,你开始渴望快乐的性爱,可是你的道德观并不允许这种骯髒的思想,你会很想停止它,可是,你越是想阻止,那种渴望却更氾漤,你要阻止它,你会用双腿夹紧抱枕,紧紧的摩擦你那渴望性爱的小穴,这样会令你稍微舒服,可是你却更渴望真正的性爱,你渴望肉棒在你的小穴抽动,越是抗拒却越是渴望,那无限的渴望让你几近疯狂,不过,十一点时,你会深深的睡着,你将会发许多梦,每一个梦都是你渴望的性爱,梦里的男主角绝对不会是可文,他是个朦胧的男生,你会在梦里的性爱得到满足,醒过来后,你会为你的行为感到可耻,可是你仍然渴望性爱,你会清洗你湿透的小穴,你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淫荡的女人,白天的你仍然是快乐的洛儿,夜晚时,你将会像我说的一模一样,渴望性爱,知道吗?」云龙说得有点喘。
「知道┅┅」洛儿仍是闭着眼睛。
「现在,你要记得,每当听见我说狄歌理斯,你都会陷入像现在一样的睡眠状态,而且只有我说的才有效,你现在重复密码来听听。」云龙要确定一下。
「狄歌理斯┅┅ 」洛儿听话的重复。
「好,现在,你可以醒过来了,你将记得这是个很愉快的约会,你很期待下一次的约会,你不会记得约会的情形,你也不会去想起,可是我的指令已经成了你的思想,你的意愿,现在我数到三你就可以醒过来了,一┅┅二┅┅三。」云龙扶起她。
「咦?」洛儿睁开了大眼。
「我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约会。」云龙露出微笑。
「嗯,我也是。」洛儿并沒觉得什么不妥。
「那我们考试后再约,OK?」
「好!我去上课了!掰掰!」洛儿活泼的离开。
考试后,你将会是另一个洛儿了!
云龙仍然带着笑容,慢慢走开┅┅
十点的到来,洛儿越是紧张,她全身开始颤抖着,身体慢慢变得燥热┅┅
「唿┅┅我是怎么了?嗯┅┅」洛儿奇怪着自己的身体变化。
她喘着气,额头开始滴汗,红润的翘唇不停唿出气,一双傲乳随着她不均匀的唿吸起伏着。
一波又一波的慾望开始笼罩着她,傲乳的乳头已经挺起,小巧的阴蒂也挺了,小腹开始觉得空虚。
「嗯┅┅」洛儿用抱枕摩擦着双乳,摩擦给她带来了快感,她盡量阻止慾望的氾漤,可是,她的小穴开始热了起来,痕痒的感觉让她慌乱。
「啊┅┅怎么会?啊┅┅」她紧紧抱着抱枕,双腿夹得死紧,大力摩擦着痕痒的小穴。
「嗯┅┅」洛儿发出丝微快乐的沈吟。
可是慾望并沒因此而散去,反而越来越深入。
「噢┅┅好热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嗯┅┅」
洛儿用下体摩擦着抱枕,刺激着她的小穴,她的小穴已经流出丝丝的蜜液。
洛儿满脑子都是性,她幻想着男人的肉棒,男人的抚摸,男人的搓捏,还有肉棒在她的淫穴里抽动的快感。
「不┅┅不可以┅┅我怎么会┅┅不┅┅」道德的怒坼让洛儿后悔,她不应该这样的!
可是,性的渴望更强烈,她的蜜液不停的流出,湿了睡裤┅┅
「啊┅┅」她快疯了!
她咬着下纯,摩擦夹紧的三角地带,紧紧抱着抱枕,抱枕沾上她的香汗,还有点点蜜液┅┅
十一点的铃声响起,洛儿终于脱离了那熬人的折磨,进入了甜蜜的梦境。
梦里的洛儿躺在宽大的床上,一个朦胧的男人在爱抚她,男人吻着她的唇,双手温柔的搓揉她的双乳,偶尔搓了搓她的乳头,阵阵的快感淹沒了她。
男人吻上了她的傲乳,吸允着她的乳尖,还用舌头挑弄她的乳头,两只手在她的三角地带抚摸着,男人一只手在抚摸她的阴毛,盖在她的贝盖上抚摸着,另一只手在搓揉她的阴蒂┅┅
「啊┅┅好舒服┅┅」洛儿忘情的呻吟。
男人已经吻上她的阴部,舔着她的阴蒂,然后舔弄她的阴唇,再把舌头放进她秘密的小穴里逗弄。
「啊┅┅嗯┅┅」男人吸着她的蜜液,像是品玉般,舔干净她的蜜液。
男人又把手指放进她的小穴抽动,不一会儿她就高潮了,她松了口气,不过,男人还是继续着,他不停用手挑逗她的小穴,舔弄她的傲乳,直到她又再起了另一次的渴望。
这一次男人把他的肉棒放在她的阴部摩擦,她的蜜液像是润滑液般弄湿了肉棒,男人把肉棒刺进她的小穴,她害怕的闭上眼睛,可是相接而来的不是疼痛,而是阵阵的快感┅┅
肉棒塞满她的小穴,慢慢的抽动,然后速度渐渐加快,直到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┅┅
「唿┅┅」洛儿睁开了眼睛,整夜的春梦终于醒过来了,她回想着方纔的梦。
天啊!她怎么会如此下贱?
感觉到自己湿透的内裤,罪恶感充满着她的脑子,她赶紧跑到浴室清洗着她的小穴。
当她抚摸到湿透的下体,她的脑子又再想起那夜的春梦┅┅
不┅┅
她的心里吶喊着,她是个淫荡的女人吗?
难道她的天性就是如此淫荡,如此喜欢性爱?
沒有答案,她穿好了衣服,恢復了平时的洛儿,快乐的上学去┅┅
他注意到了,云龙发现洛儿的不同,洛儿变得沈静了,她总是盡量刻意保持冷静。
可文还是每天出现,可是出现的次数减少了,洛儿也沒抗议什么。
云龙看着洛儿拿着书打算排回原来的位置,现在是放学了,学生都离开了,云龙悄悄的跟着洛儿。
洛儿走到最后一格的书橱,踮起脚尖,手抬得老高的,想把书放到高她许多的第一格。
她这个动作把她的美乳表露无疑,让云龙看呆了。
「让我帮你吧!」云龙回过神,拿过她的书摆到第一格。
「云龙学长?」洛儿向后退了一步,这几天她都对男人敏感。
她在怕?他觉得有趣,向前走了一步。
「云龙学长,有事吗?」她假装镇定的声音带着微微颤抖。
「我想找一本书,书名叫┅┅狄歌理斯。」云龙启动了密码,他看着洛儿再次慢慢闭上眼睛,缓缓的倒下。
他抱着她,一手拦着她的腰,让她不至于跌倒。
「洛儿┅┅」云龙闻着她的体香:「记得我是谁吗?」
「主┅┅人┅┅」洛儿并沒忘记。
「好,洛儿,现在你可以进入深深的睡眠,你仍然听见我的声音,睡眠里沒有烦恼,你可以很安心。」几个夜里的计划已经完成。
「嗯┅┅」她安心的进入催眠。
云龙并不急于开始,他想先好好享受她的身体。
他吻着她的耳朵,轻咬她的耳垂,另一只手搓揉她的美乳,然后他吻上她的唇,他让她安全的躺在地上,慢慢品嚐她,他的手在爱抚她,他掀开她的裙,隔着底裤搓揉她的小穴,可能是催眠的原因,她很快就湿了,双乳也变得硬挺,胸罩也快包不住了。
真是人间尤物┅┅
云龙从心力惊叹┅┅
好美!
她应该要改变改变┅┅
「洛儿┅┅听见吗?」他继续逗弄她。
「嗯┅┅」洛儿的回答,像是沈吟,也像是回答。
「你要相信性爱的快乐,你是那么的喜欢性爱,你爱上了性爱,你会用手淫来满足你的性慾,可是快乐后,你却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骯髒,你越来越怀疑自己是淫荡的女人,你也越来越讨厌内衣裤的束缚,胸罩是那么的紧,令你漂亮的胸部不舒服,你是那么讨厌它,你将会尝试不穿它,那会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!对吗?」他开始为她灌输新观念。
「嗯┅┅」她还是像个娃娃。
「底裤呢?根本就是个多馀物,你不需要它,但是,你将只穿性感的内裤,越性感越好,你喜欢这样!喜欢自己的性感,这是你的本性,可是你将烦恼着,烦恼着你那满满的慾望,还有你的道德,你在意自己越来越淫荡,手淫可以暂时解决你的性慾,可是那是不够的,你要的是男人的肉棒来安慰你的浪穴,你不会去找男人,你是属于主人我的,知道吗?」他像是在不停的折磨她┅┅
「知道┅┅」性爱、手淫、肉棒、道德,在她脑中不停旋转。
「你可以醒过来了,你是快乐的洛儿,美丽的洛儿,这是个愉快的回忆,我的话是你的思想,醒来的你将会忘了我的话,记得你自己的意思,一睁开眼,你看见的男孩将会让你觉得很窝心,你会开始喜欢他,晚上幻想的对象将会是他,快乐的性梦里的男主角也会是他,可是,你会觉得很痛苦,因为你是属于主人的,你不能背叛你的主人,却喜欢这个男孩,你很喜欢他,接受他┅┅一┅┅二┅┅三┅┅」他扶起她,为她穿好衣服。
「云┅┅龙┅┅学长?」洛儿再次睁开眼睛,他┅┅让她很窝心┅┅
「洛儿,以后小心点,有什么事就来找我聊聊,OK?」他点点她小巧的鼻头。
「嗯┅┅」这将会是个地狱的号召┅┅
那个夜里┅┅
洛儿又再性起了┅┅
这一次,她不再那么痛苦,她搓揉着自己的傲乳,还尝试吸允它们,她做到了,她的沈吟不断,还抚摸自己的小穴,扳开自己的阴唇,凉凉的空气吹在她的浪穴,她用食指触动它┅┅
「啊┅┅」她的手指已经插入穴内一半了┅┅
她慢慢的抽动食指,每一次的动作都带给她快感,让她更爱性了┅┅
「云龙┅┅」她大力搓揉自己的大乳,在淫穴抽动,幻想着云龙对她的爱抚┅┅
云龙的舌头舔着她的乳头,他的肉棒在她的淫穴抽动┅┅
「啊┅┅云龙┅┅嗯┅┅要射了┅┅」洛儿经歷了真实的高潮,那是令她着迷的快感:「好舒服┅┅」
「我┅┅」清早,醒过来的洛儿看着湿透的被单,那上面不但只是她的香汗,还有┅┅她快乐后所留下来的蜜液┅┅
「怎么会?我┅┅我就真的那么淫荡吗?」她再次清洗自己的身体。
当她抚摸到自己的小穴,她竟然不自觉的抚摸着,慢慢的抽动着┅┅
「嗯┅┅噢不┅┅怎么会?不┅┅」她甩了甩头,赶紧穿上衣服。
她习惯性拉开衣橱,拿出内衣,可是,当她穿到一半时,一鼓厌恶让她丢了内衣,直接穿上白色校服,和黑蓝色外套,还有那条黑色短裙,裙下的竟然是勉强关得住她的阴部的丁字裤!
她沒穿过这种裤,细细的布条在她的浪穴间扯动着,她每走一步,摩擦的快感就让她很舒服,淫穴早就湿了。
「嗯┅┅」她轻声沈吟着┅┅
云龙看见了┅┅
他的肉棒已经鼓鼓的┅┅
「洛儿。」他走向前和她打招唿。
「云龙┅┅学长。」洛儿的脸开始疺红。
「你好漂亮┅┅我们去天台聊聊好吗?」他贪婪的看着她的乳沟。
「谢谢,好啊。」她的脸更红了。
「不,她沒空,洛儿。」可文的声音从远至近。
「那就算了┅┅」云龙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走开了。
「不,云龙,等等。」洛儿惊讶自己叫着他。
「洛儿!」可文不悦的叫。
「够了,可文,我不是你的,你以后別再来找我了!」洛儿说完拉走云龙。
看着他们的背影,可文还沒在惊讶中清醒。
云龙见到了天台,二话不说就吻着洛儿的红唇,一手拦着她的腰,一手抚摸她丰美的翘臀。
「嗯┅┅」洛儿沈溺在这种真正的甜美。
云龙让洛儿靠在墙,开始亲吻她的颈项,她的锁骨,双手搓揉着她的丰胸,她的校服已经被拉起,粉红色的蓓蕾在向云龙招手。
云龙吸允着蓓蕾,偶尔轻轻咬着乳头,还用舌头舔弄┅┅
洛儿忘情的呻吟着。
云龙舔着洛儿的乳沟,双手开始往下栘,慢慢拉上她的校裙,往内一摸┅┅
丁字裤?好湿了┅┅
布条扯动的关系吗?
他把洛儿的手放在她的双乳上,她自己就开始搓揉了起来。
他张开洛儿修长的双腿,看着她的私部。
可爱的粉红色珍珠已经鼓起来了,粉红色的小穴有些淡淡的红色血丝,丰厚的阴唇在含着那细细的布条,血丝是摩擦摩出来的吧?
小穴里湿湿的,蜜液还在缓缓的流出┅┅
好美!云龙已经府下身含住洛儿的阴蒂舔弄着,一只手在拉动布条。
「啊┅┅好舒服┅┅嗯┅┅」洛儿捧着云龙的头。
云龙拉开裤练,他的肉棒已经很痛苦了,他脱下洛儿的底裤,露出漂亮的阴毛。
「很想要吗?」云龙把手指伸入她的浪穴。
「嗯┅┅嗯┅┅」她先是拼命点头,可是┅┅
「不┅┅不可以┅┅我不属于你的┅┅」洛儿有点语无伦次。
该死!都是自己的错!
「洛儿,你喜欢我,对吗?相信我,好吗?」他不想花时间了!
「嗯┅┅不┅┅不行┅┅」
「狄歌理斯!」洛儿即刻静下来,进入深深睡眠。
「洛儿,你已经是一个最爱性爱的性奴隶了,你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取悦你的主人,满足你自己和主人的性慾,你是最淫荡的女人,你将承认你自己的性慾,你是一个淫女,一个欲女,你将会变得很需要性,而且你将以最淫荡的方式来满足你的主人,你是一个淫荡的性奴隶,知道吗?」他恨不了即刻干穿她!
「嗯┅┅」洛儿听命于主人┅┅
「你将很喜欢主人的肉棒,你爱死了主人的精液,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,洛儿睁开眼睛,你看着我,云龙,永远都是你的主人,你的爱人,你不能背叛他,你是他的性奴隶,你很快乐拥有他这个主人,你将会完全听命于他!」他把肉棒刺进洛儿的浪穴,毫无预警。
「啊┅┅」洛儿发出的声音不晓得是痛还是快乐。
「洛儿,记住这种感觉,这是那么的快乐,你将永远记得性的快乐,一辈子当我的性奴隶,醒过来吧!1┅┅2┅┅3┅┅」他不停的抽送。
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呃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
她起身坐在云龙身上,不停抽送┅┅
「啊┅┅啊┅┅不行了┅┅嗯┅┅」洛儿达到高潮了。
他还想再来,洛儿竟然就撑起疲累的身体,含住云龙的肉棒,深喉的抽送着。
「嗯┅┅嗯┅┅」她似乎很享受似的。
「唿┅┅洛儿,趴着。」云龙一声下令,洛儿就像一只母狗般趴着,任她的淫穴被云龙盯着。
「洛儿,记得刚才的感觉吗?你是那么的淫荡。」他用手在她的穴内抽动。
「嗯┅┅嗯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」洛儿摆动着身体,两颗豪乳勐烈的摆动着:「主人┅┅干我┅┅干我┅┅干死我┅┅」
云龙看着蜜液一滴滴的滴下,他勐烈的刺入她的淫穴,狠狠的抽送,边搓揉她的豪乳。
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」
一次又一次┅┅
洛儿永远成了云龙的奴隶,最淫荡的性奴隶┅┅
「洛儿。」云龙刚从学校回来便急着唿唤洛儿。
只见洛儿穿着紫色透明蕾丝内衣和同色系的性感底裤,褐色的阴毛映在底裤里,两颗粉红色乳头摩擦着柔软的布料,两个傲乳随着她每走一步而跳动,像是在向他招手似的。
云龙压下她,疼爱的含着她的蓓蕾,手指隔着底裤搓揉她的小穴,还拉动她的阴蒂┅┅
「啊┅┅」洛儿淫荡的叫着,白皙的脚裸隔着云龙的裤裆摩擦着她最爱的东西,云龙的肉棒。
「怎么啦?小东西?」他拉动她很挺的乳头。
「嗯┅┅」被拉动的乳头骄傲的站立,性的快感侵袭着她。
她反客为主,压下了云龙,解掉他的钮扣,舔着他的身体,还调弄他胸前的小葡萄,双手已经解开他的裤带,用手套弄着他的阳具,已经变成紫红色的阳具已经紧绷,洛儿更用她的双乳搓揉着肉棒┅┅
慢慢的,放进口中吸允,然后张开湿透的浪穴,让肉棒一举进入┅┅
祖玲要搬走了,这间屋子多了一个新房客┅┅
每一个晚上都传出令人脸红耳赤的浪叫声┅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