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花团锦簇】(11上)【作者:凤隼】
【花团锦簇】(11上)【作者:凤隼】
字数:458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自投罗网 上

  吃过午饭,张文海把自己设计好的情节从头到尾又梳理了一遍,确定没什么破绽之后,他动身前往徐城所说的报刊亭,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人守在那里。张文海下意识认为自己落入了圈套,可转念一想,徐城并不能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,报刊亭里的人多半临时有事,稍等一会儿就能见到。

  果然,没过多久,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大爷甩着手向报刊亭走来,虽然头发已经花白,可依然精神矍铄满面红光,走路的姿态完全不输给年轻人。

  看见靠在门口的张文海,老大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:「来买报纸啊。」
  「有消息带给徐少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看里面没人,就等了一会儿。」
  「哦,我刚才去了趟厕所。」老大爷随手打开报刊亭的门,「我年纪大了,脑筋不好,等我拿纸笔记一下。」

  透过门缝,张文海看到报刊亭角落里有一张小床,床上蜷缩着一名赤裸的女人,背冲外看不见脸,身材称得上婀娜多姿,肛门附近还有没擦干净的白色精液。
  「呦,老当益壮呀。」张文海调侃道,「这报刊亭的隔音效果,就不怕被路过的人听见?」

  「嘴堵上,叫不出声。」老大爷丝毫没避讳,径直走进屋里,「门一关,窗板一放,没人会注意我这个地方。」

  「有道理。」

  「说吧,有什么消息?」老大爷从抽屉里拿出纸笔,「你想上她得改天,今天估计玩不尽兴,这丫头是个空姐,下午还有工作。」

  空姐?张文海差点忘了,徐城手里控制着很多空姐,谭丽丽以前和他提起过,而且在寻找疯子住所的时候,这条线索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,他暗暗想到也许能在这方面想想办法,了解一些徐城不愿意告诉他的事。

  「你跟他说,李小勇又回来找我,我来这里之前刚走,让他小心李老板暗地里做动作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

  离开报刊亭,张文海又找到了李小勇告诉他的包子店,店面不大,只有老板和两个厨师在那里。包子店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皮肤黝黑,左眼下面可以看见一道比较明显的伤疤,估计长度在两厘米左右,似乎面部肌肉也受到了影响,导致他的左半边脸表情总让人觉得十分僵硬。

  「李小勇说我可以直接来找你。」包子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,张文海径直走了进去,「我有徐城的消息要告诉李老板。」

  「跟我说就行。」店老板声音低沉,目露凶光,「李老板愿意跟你买消息,这我管不着,可我不信任你。」

  「这牵扯不到信任的问题,仅仅是生意而已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你去告诉李老板,徐城好像知道李小勇来找我的事,我确定学校周围我能看见的地方没有他的眼线,所以李老板有必要查查别的地方。」

  「就这些?」

  「还有,我与李老板合作只是为了钱,如果我认为他指派的工作可能有生命危险,我会立刻退出。」

  「什么生命危险?」

  「基于我的某些原则,不能告诉他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你只要原话转述,李老板应该能明白。」

  永兴酒吧内,李老板正了解着各个方面汇集过来的资料,形势不如他预想的乐观,但他不敢贸然采取行动,因为他深知谁率先打破这个岌岌可危的平衡,谁就会首先倒霉。

  「果然不出所料。」李小勇站在李老板旁边小声说道,「包子店老陈刚刚见到了张文海,他传来的话能印证咱们之前的推断。」

  「徐城在监视咱们,这不是个好消息。」李老板神情严肃,「张文海有可能说谎吗?」

  李小勇摇了摇头。

  「是啊,我也觉得他没理由对咱们撒谎。」李老板说道,「你去查一查,把徐城派来监视咱们的人都找出来,不过暂时不要有多余动作。」

  「明白。」李小勇说道,「还有一件事比较奇怪,据张文海所说,徐城似乎有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。」

  「凭什么?徐城手底下人的实力咱们可都一清二楚。」李老板突然抬起了头,「难道是眠小组?可上头派人过来,不应该绕过我直接联系徐城吧。」

  「除非咱们做的那些事……」

  「张文海再神通广大,也绝对不可能知道眠小组的存在,更不可能编造这种谎话。」李老板缓缓说道,「也就是说孤芳会上层的确有人对咱们起了疑心,我得好好想想对策。」

  李小勇问道:「张文海有没有可能推测出眠小组的存在?」

  「他现在一定已经意识到了,否则绝不会把徐城的所谓威胁当成一回事。」李老板说道,「最坏的情况,要是张文海和眠小组联手,非要置我于死地,恐怕我没什么能应付的办法。」

  「还好派来的不是魇小组,眠小组不擅长暗杀,兴许还有回旋的余地。」李小勇说道,「再说了,张文海未必会被徐城吓到,不排除他转过头帮助我们的可能。」

  「只要能争取到张文海,就是魇小组来了我也不怕。」李老板说道,「从资料上来看,这个张文海一好钱,二好色,咱们要想把他从徐城手底下拉过来,得两条路一起走啊。」

  张文海当然不知道眠小组的存在,之所以要告诉李老板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徐城的威胁,主要是因为他判断李老板的实力应该强于徐城,哪怕二人真的撕破脸皮,李老板也不会有太多顾忌。鉴于此种现状,张文海认为需要一个能让李老板提心吊胆的理由,他知道李老板为人谨慎不会轻易冒险,只要有所猜忌,必定会把赌注押在他的身上,那么接下来的步骤就会事半功倍。

  李老板正在思考如何拉拢张文海,李小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来电话的人正是包子店老板。

  「你说什么?」李小勇在电话里问道,「什么叫他被徐城收买了?」

  李老板看见李小勇的表情越来越差,心里隐约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情况到底有多么棘手。

  「徐城给张文海送去了三名空姐。」李小勇放下电话说道,「老陈亲眼所见,但张文海并没有过去告诉他。」

  「确定是徐城送的?老陈看清车子了吗?」李老板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有些颤抖,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控制不住。

  「徐城往外接送空姐用的都是同一辆车,这个老陈不会看错。」李小勇说道,「他看见那辆车从广益女校的方向开走,觉得事情不对就偷偷去了学校,亲眼看见张文海和三名空姐在校门口说话,然后他就搂着三人进了保安室。」

  「一次送三个,他还真重视张文海。」李老板双手紧握,用力压在桌子上,「比女人咱们不是徐城的对手,既然他已经选了这一招,咱们得另外想想办法。」
  包子店老板口中的三名空姐,自然是黄婷婷、高岚和李琼雪,张文海叫过来的。广益女校空乘班的制服设计参考了正规航空公司的制服,从正面看差异比较明显,而背面几乎完全相同,这是张文海制定计划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在报刊亭里,老大爷说床上的空姐下午有工作,可张文海并未看见制服,从她在报刊亭休息的举动来推测,很可能有专车负责接送,而且很快就会来。从包子店离开之后,张文海打电话通知黄婷婷三人,让她们立刻返回学校,自己则暗中监视着报刊亭。
  没过多久,张文海果然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,他光明正大地走过去,敲了敲驾驶室的窗户,故意压低声音问道:「是徐城的手下吗?」

  「是。」见报刊亭的老大爷没有异样,司机也放下了戒心。

  「帮我个忙。」张文海给司机写了一个地址,「你等会儿帮我看看,这家体育用品商店开门了没有,然后到学校告诉我一声。」

  「可是去那里得十几分钟,一来一回就要半个小时,徐少的事我不敢耽搁。」
  「没事,就说是我让你帮忙,我叫张文海,要不你先忙完手头的活也行。」
  司机其实对张文海有所耳闻,知道徐城很重视他,再说这也不算是多过分的要求,于是说道:「嗨,不就跑个腿嘛,我帮您去看看。」

  「多谢。」

  张文海回到学校时,黄婷婷她们也正好到,三人都有些气喘吁吁,正用面纸擦拭着额头细密的汗珠。

  「下次不用这么着急,我肯定会给你们留出足够的时间。」张文海打开校门说道,「先进去休息休息。」

  「我们又不知道主人有什么事。」黄婷婷说道,「你只说马上回学校,我们害怕耽误时间。」

  张文海问道:「你们的空姐制服还在吗?」

  「还在寝室。」高岚恍然大悟一般,搂住了张文海的脖子,「可是我们还要过几天才能伺候主人呢。」

  「不是为了这个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你们先去把衣服换了,然后在保安室等着,我要你们配合我演一场戏。」

  半个小时后,司机开车来到学校门口,张文海问道:「怎么样,开门了吗?」
  「没有开,好像搬走了。」

  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  「还有一件事,刚才徐少给我来电话了。」司机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文海,「张先生以后要是想尝尝空姐的味道,可以给我打电话,都是货真价实的空姐。」
  「你叫胡强?」

  「对,您叫我阿强就行。」

  胡强驾车离开,张文海叫出黄婷婷三人,让她们面朝校门站好,然后开始搜索视线范围内的可疑人员,直到看见包子店老板鬼鬼祟祟的样子,张文海会心一笑,搂住身边的女人回到了保安室。

  「主人,这样就行了吗?」黄婷婷问道,「我怕孤芳会没那么好骗。」
  「保证没问题。」

  张文海并没有留下三女,很快就让她们换衣服离开了,他自己躺在床上,思考着今后的行动计划。门铃突然被按响,校门外竟然是很久没见的谭丽丽,按说她和贺婉欣一起出差,还要四五天才能回来,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?张文海看谭丽丽脸色不佳,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,赶紧打开了校门。

  「真是气死我了!」谭丽丽刚进保安室,一屁股坐在床上就开始抱怨。
  「你不是陪你表姐出差去了吗?」

  「我警队有任务,没去成。」谭丽丽说道,「不过我亲自送表姐上了飞机,她的安全不用担心。」

  「哦,我看你心情不好,还以为出什么事了。」

  「都是那个破医生!」谭丽丽骂道,「什么狗屁医术,看个感冒花了我三千多。」

  「怎么回事?」

  「我昨天感觉不舒服,就去医院看病,结果那个医术让我做了一大堆检查,总共花了三千多,最后说是感冒,让我自己买点感冒药吃。」谭丽丽诉说着自己的遭遇,「你说,那个医生是不是骗钱!」

  「你去的哪家医院?」

  「硕渠市第二人民医院,还号称全市医疗水平最高呢!」

  「原来是这样。」张文海倒了一杯水递给谭丽丽,「你和医生吵架了?」
  「当然!我把医生臭骂了一顿。」

  「唉,你去给医生道个歉吧。」

  「凭什么?」

  「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也不算是故事,是一个我在海豹突击队认识的人。」

  「说吧。」

  「他是一名军医,哈佛毕业的医学博士,外科水平很高,可以说所有我认识的人,包括我自己,都被他救过命。」

  「这么厉害!」

  「嗯,他就是这么厉害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但他跟我说过,他其实对自己的工作并不完全满意,你知道为什么吗?」

  「不知道。」谭丽丽摇了摇头,情绪已经稳定下来。

  「因为大部分送到他那里的人,伤势都足以致命,这导致他看见伤员就会精神紧张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所以我们在训练或任务中一旦受伤,都不会去找他,除非别的医生处理不了。」

  「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我见过医院里排队的情况,你觉得如果只是普通感冒,有多少人会千里迢迢去大医院忍受排队的痛苦?」

  「我应该不会。」

  「所以咯,你看的是硕渠市最顶尖的医生,在对方看来,你如果只是普通感冒当然不太可能找他,而你去了,这就说明你感觉到了某种异常,无论你是否能够描述出来。」

  「说的没错。」谭丽丽说道,「这次我是觉得头疼太厉害,吃了药没用才会去医院的。」

  「事实上,有很多疾病都有和普通感冒类似的症状,而且很多都会致命,这些危险因素不好排除,只能慢慢检查。」张文海说道,「你花了三千什么都没查出来,其实已经算运气不错了。」

  「看来我是得去给医生道个歉。」谭丽丽若有所思。

  「我陪你一起去吧。」

  「那可不行。」谭丽丽冲张文海做了个鬼脸,「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医生,我怕被你祸害了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